盘点设计思维过程中的五个阶段

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是一种设计方法论,它为解决问题提供了以解决方案为基础的设计方法。它既能剖析所涉及到的用户需求、从以人为本的角度重新界定问题,还能通过头脑风暴带来许多创意,以及在构建原型与测试环节中运用实践的方式。这对处理那些模糊未知的复杂问题极其有效。理解掌握了设计思维的五个步骤,都能应用设计思维的方法解决我们身边繁琐的问题——无论是发生在公司内部、国家之内、还是整个世界范围内的问题。

我们接下来着重介绍的,是由斯坦福大学哈索·普拉特纳设计学院(Hasso-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 at Stanford,也叫“d.school”)所提出的五阶段式设计思维模型。d.school是设计思维教育领域中的一流学府,根据d.school的定义,设计思维的五个阶段分别为:共情,界定(问题),概念化,原型制作,以及测试。现在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吧。

共情 Emphathise


Author/Copyright holder: Teo Yu Siang and Interaction Design Foundation. Copyright licence: CC BY-NC-SA 3.0

设计思维过程的第一阶段,便是站在你要解决的问题的角度上去理解问题。这涉及到咨询专家,以获取更多相关范围内的信息;同时通过观察、接触相关的人,以及设身处地地去了解他们的经历与动机,并把自己带入到实际环境中去。这样一来,才能对所涉及的问题有更切身深入的体会。

共情,像设计思维这样以人为本的设计过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让设计思考者们抛开了自身对这个世界的假象推测,只为深入了解用户及其需求。根据时间多少的限制,在此阶段中大量收集信息,以便应用于下一阶段中,并尽可能地去了解用户群体、他们的需求以及特定产品开发背后的问题。

界定(问题) Define (the Problem)


Author/Copyright holder: Teo Yu Siang and Interaction Design Foundation. Copyright licence: CC BY-NC-SA 3.0

在界定阶段中,要总结共情阶段里挖掘收集好的信息。而在总结过程中,要分析与综合处理你的观察结果,以界定你和你的团队到目前为止所鉴别的核心问题。你也应当设法用问题陈述的形式去界定问题,并做到以人为本。

举个例子:与其按照你的意愿或是公司要求来界定问题,像是“我们需要将年轻女孩的食品市场份额提高5%。”更好的界定方式是,“十几岁的女孩需要摄入有营养的食物,才能保证健康茁壮成长。”

界定阶段会帮助你团队中的设计师搜罗到更好的点子,来确立特征、功能与其他任何可帮助用户解决问题的因素;或者说,至少让用户自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处理好问题。在此阶段中,通过提出能帮助你找到解决方案思路的问题,你会逐渐进入到第三阶段,概念化。比如说,你可以问:“我们怎样可以……调动年轻女孩们,做出既对她们有利又能推广我们公司的食品或服务的举动呢?”

概念化 Ideate


Author/Copyright holder: Teo Yu Siang and Interaction Design Foundation. Copyright licence: CC BY-NC-SA 3.0

设计思维过程的第三阶段中,设计师们可以开始集思广益了。在共情阶段时你已逐渐了解了你的用户及其需求,并在界定阶段中综合分析处理过你的观察结果,最后总结出了一份从用户角度出发的问题陈述。有了这些强有力的准备,你和你的团队可以开始“跳出思维局限”,为写好的问题陈述找到新的解决方案。同时,你也可以开始试着从不同角度去观察这个问题。

概念化的方式多达数百种,像是头脑风暴、书面头脑风暴法(Brainwrite,用纸笔记下头脑风暴的意思)、最坏打算法(Worst Possible Idea)以及奔驰法(SCAMPER)。想要激发自由思维并扩大问题空间,典型做法便是开展头脑风暴与最坏打算会议。

概念化的阶段初期中,关键的一点在于要尽可能地获得更多的想法与解决方案。而到阶段末期时,应换另一种概念化方式来探讨测试你的想法,以便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或是为规避问题营造必需条件。

原型制作 Prototype


Author/Copyright holder: Teo Yu Siang and Interaction Design Foundation. Copyright licence: CC BY-NC-SA 3.0

在这一阶段中,设计团队会制作一些产品或产品中特定功能的低价缩小版原型,这样他们才能检验上一阶段归纳出来的解决方案。这些原型可以于团队内部、其他部门或团队外的小部分人中,进行共享测试。这阶段相当于试验阶段,其目的在于为前三个阶段中所总结的每一个问题找到最佳方案。所有的方案会挨个试用于原型上,并基于用户的体验进行检测,最终要么通过、改进,要么重新审核或否决。到阶段末期时,设计团队将更好地了解产品内部的局限性,与目前存在的问题,并对真实用户与终端产品互动时的所为所思与所想,有更加全面的理解。

测试 Test


Author/Copyright holder: Teo Yu Siang and Interaction Design Foundation. Copyright licence: CC BY-NC-SA 3.0

这是五阶段式模型的最后一个阶段。设计师或评估人员,会使用在原型制作阶段中确认的最佳解决方案,严格测试整个产品。但在迭代过程中,测试阶段常用于重新界定一个或多个问题,并决定对用户的认知、使用条件、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与感受,以及用来共情。即便是在这一阶段中,改动与改良仍然在进行,以便得到最好的解决方案,并尽可能地深入了解产品及其用户群体。

设计思维的非线性本质

我们也许已概括出了一个直观线性的设计思维过程,它们看似一环紧扣一环,并最终于用户测试中得出富有逻辑的结论。然而,这个过程实际上以更灵活与非线性的方式进行。

例如,设计团队里不同小组可能同时执行多个阶段,或是设计师为了能够将想法具现化与解决方案可视化,而在整个项目期间收集信息与制作原型。此外,测试阶段得到的结果也许会带来一些用户方面的其他启发,这又可能促成一次头脑风暴会议(即概念化阶段),或是新原型的开发(即制原型制作阶段)。


Author/Copyright holder: Teo Yu Siang and Interaction Design Foundation. Copyright licence: CC BY-NC-SA 3.0

要注意的是,这五个阶段并不是连续的——他们不必遵循某种特定的顺序,可以同时进行也可迭代地重复。因此,这些阶段应该理解成不同的模式,而不是按几个顺序步骤来完成一个项目。然而,这个五阶段式设计思维模型的优点在于,它系统地区别了你可能会在一个设计项目、甚至是任何问题解决的创新项目中,用到的五个阶段(模式)。每个项目都会涉及到开发产品的具体活动,但每个阶段背后的核心思想都是一样的。

设计思维不应被视为一种死板具体的设计方式。上述举例中,所包含的阶段可作为你通常活动的操作指南。为了获得针对你某个项目的最纯粹翔实的见解,这些阶段可能会顺序颠倒、同时进行与多次重复,以扩展解决方案空间,并聚焦于最佳可行性方案上。

正如你从上边看到的,五阶段式模型的主要好处之一,便是你在后期阶段所获取的信息可反馈运用到早期阶段上。信息不断地被用于影响对问题与方案空间的理解,以及重新去界定问题。这形成了一个永恒的循环,设计师在其中不停地获得新的见解、形成新的方式思考产品及其大致用途,以及对用户与目前面临的问题有着更深远精辟的理解。

五阶段式模型的起源

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在他1969年有关设计方法的开创性著作《人工科学》(”The Sciences of the Artificial”)中,概述了设计思维过程的第一个正式模型。西蒙的模型由七个主要阶段组成,每个阶段都包括其他阶段与活动,并在塑造当今最广泛使用的一些设计思维过程模型方面具有很大的影响力。21世纪中,使用的设计思维过程有许多变体,虽然它们的阶段数量可能从3到7不等,但它们都基于西蒙1969年的模型中的原则进行演变。本文着重讲述的,是斯坦福大学哈索·普拉特纳设计学院所提出的五阶段式设计思维模型。

本质上,设计思维过程是迭代的、灵活的,同时注重的是设计师与用户之间的合作,强调根据真实用户的思维、感受与行为,将想法具现化。

设计思维处理复杂问题的步骤为:

  1. 要共情(Empathising):剖析所涉及到的人们的需求。
  2. 要界定(Defining):从用户角度出发重新构建与界定问题。
  3. 要概念化(Ideating):在概念化环节中提出许多创意想法。
  4. 要制作原型(Prototyping):在制作原型过程中运用实践方式。
  5. 要测试(Testing):针对问题提出原型/解决方案。

原文链接:https://www.interaction-design.org/literature/article/5-stages-in-the-design-thinking-process
By Rikke Dam and Teo Siang
翻译:马克笔设计留学·夏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