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米理一批的黄灯逐渐开始变成绿灯和红灯,每当放榜之时我的微信都会变成明显的两种画风,其一是还愿型,大致意思就是我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录然而我真的被录了、感谢老师也感谢自己的努力;而另一种大致是怀疑与反思型,大致就是我接受我红灯的事实,然而我希望能够努力探寻个原因。

这获得offer的喜悦大致类似,而点亮红灯的悲伤则各不相同。然而透过微信,我依旧能够感受到手机那边的不服输,我在微信这头并非单纯的安慰,而是传达出一种努力之后必须面对幸存者偏差的论调,这感觉像极了李宗盛的歌之于刚刚失恋的人。

我知道很多小伙伴会在失败之后把自己的作品集交给某个老师、某位学长、某个也许自己认为认识但对方根本不知道你是谁的professor,然后,我们往往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 作品集不成体系
  • 不够创新(项目较为落地的情况下)
  • 不够踏实(项目比较概念或大选题的情况下)
  • 版面太丑

然而,这样的回答就像是已经经历了命运不仁慈之后去寻找算命者求得指点一样,此时的你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哪怕一点点的自信,任由算命者说出任何一个片面的、相关度极低的、不负责任的原有你也会选择相信,毕竟这样能够给你一个看似理性的因果解脱。但真实情况却是,如同盲人摸象,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完全不取决于当局者。

那正确的反思应该是什么样的呢?这篇小文,我尝试来聊一聊如何正确的面对。

Step 1 反思思路

这里的需要反思的思路,我们指的是两个层面:

  • Methodology 方法论层面
  • Approach 方法层面

一个个来说,Methodology 层面我指的是,我们需要深刻反思一下整个作品集所体现出的整体思考方式,大项目中的指导思想运用层面有没有什么问题。Approach 层面我指的是,在整体方法论的指导下,每个步骤上我选择的的执行方法有没有什么问题。

做个比喻,Methodology 和 Approach 才是盲人摸象的那个象,而所谓的“创新型”、“突破性”等等仅仅是象腿、象鼻子而已。

如果连方法论或方法都错了,那越努力越出问题。
而这里需要额外强调的一点就是:方法论不仅需要正确,还需要丰富。即,作品集中的各个项目所体现出的方法论是否有差异,一条思路做四五个项目和作品集只有一个项目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Step 2 反思执行

所谓对于执行的反思,指的是当我方法论、方法和传达层面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是不是我执行力有限,所以所体现出的个人设计师形象不够强力。举例说明,比如同样是Field Research, 是不是别人似乎在做执行难度更高的调研题目而我做得仅仅是简单初级的基础分析?

事实上,大部分时候区别5分作品集和4.5分作品集的区别就在这里。大家思路一致,然而我的执行上更加强力,我的操作过程更加简单有效有技巧,那我在这一项上自然更好。

如果执行没问题,还需要看执行层面的另一个角度:Communication 传达。即,我是这样想的、这样做的,那我有没有很好的传达出来。

如果执行层面出现重大失误,那么错失offer也在情理之中。

Step 3 反思人设

熟悉我们的小伙伴都知道,我们比较强调一个综合人设的感觉,简单来说就是作品集体现的是此时的你,而学校希望看到现在的你和未来的你之间所体现出的连贯性。比如UAL需要写的学习计划、RCA需要准备的个人陈述、爱丁堡需要录制的小视频等,要点都在这里。

在这个部分,我们要反思的是,我自己的动机和目的到底有吗,和我在PS/CV或是学习计划里写的到底一致吗?大部分已经工作3+年的申请者往往会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感,而大部分大三大四的申请者往往只想去到名校。

这里是有重大区别的,你的目标感一方面可以成为你执行的动力,另一方面也能够让学校看到一个跳脱于作品集之外的在成长轨道上的candidate形象。

结论

如果能够满足:1. 我思维系统且丰富,2. 我执行强大有力,3. 我人设综合真实,那么我们可以自信的说,我做了我所能够控制的所有,结果不好,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

你完全可以找人(比如我们)来帮你再看一下作品集的问题,亦或是看看其他文书材料的问题,但前提一定是帮你看的人至少能够站在“思路+执行+人设”的角度来进行,否则陷入无谓的盲人摸象模式或是街角算命模式都是在浪费自己和他人的时间而已。

幸存者偏差真的很难解释,我们某个小伙伴首先获得了 Southampton 的拒信,然后获得了RCA的offer,前几天ta还在反思自己,后几天开始帮助别人了。

在大家的实力都到达了某一个水平之上的时候,offer的获得却是存在巨大的随机性。

Keep calm and carry on.

文章作者:Natt
教学总监
拉夫堡大学硕士
辅导学生多次录取伦艺/罗德岛/帕森斯/爱丁堡/米理等名校

任何关于院校和作品集的问题
欢迎随时和马克君沟通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