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思维不仅能促进创新,还能通过创建通用词汇和工件以及基于信任的团队文化来加强团队。

没有一家公司能靠一个人的智慧获得成功。团队是成功工作场所的基础。但是,在团队中工作可能会有相当大的成本:成员必须花费时间来建立共同基础——也就是说,一组共同的知识、假设、词汇和文化实践。在强大的团队中,共同基础已经被建立,协作的好处超过了沟通的开销。因此,这些小组不仅能够提高效率,而且能够产生高质量和富有成果的产出。

公司如何进行在团队中建立共同基础的过程?设计思维是一种创造性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它不仅有助于开发创新性的解决方案,而且还可以促进共同基础的创建。

设计思维可以在团队中发展三个重要的共同基础:

  • 共享词汇表
  • 有形的工件
  • 以信任为基础的团队文化

共享词汇表

无法有效地沟通是许多团队问题的核心。由于个人背景和经历的不同,对同一概念或思想往往有不同的理解。例如,不同领域的专家可能会带来相互冲突的行业术语、实践或期望。对基本概念的相互矛盾的解释阻碍了团队的效率,并制造了不必要的敌意和挫败感。

简单地说,团队只有在成功沟通的情况下才能快速行动。设计思维的协作性质通过基于工作场所的方法,让所有团队成员从一开始就参与进来,以避免这种摩擦。当整个团队一起进行关键实践时,一个共享的词汇表就会有机地发展起来,共同基础就会开始建立起来。当团队拥有一个共享的词汇表时,焦点就可以从“什么”转移到“如何”。

这个共享的词汇表包含了与共同的团队经验和过程相关的词汇、概念和想法。例如,在设计思维的移情阶段, 团队努力理解用户在试图实现特定目标时的想法和行为——“Sam是我们的新用户,他觉得不适应,因为他搞不清楚注册问题表的哪一部分没有填”,或“Sam在页面上一遍又一遍地上下滚动”。随着整个团队对这个用户的了解,会形成一个共享的、明确的理解,即用户是谁,他/她需要什么。

在稍后的过程中,“Sam”将成为注册过程中需要帮助的新用户的代表。请注意,在此阶段,“Sam”还不是一个角色,而是特定场景中的特定用户。角色是可以应用于各种场景的用户描述。然而,随着更多的知识、洞见和用户数据的积累,Sam可能会发展成一个角色。在这种情况下,团队将很少有甚至没有学习困难,因为他们已经熟悉Sam。

隐喻也有助于加强共享的词汇表,特别是在团队开始确定远景时。他们可以通过简单、清晰的类比来传达抽象的想法或目标。一个隐喻可能使团队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上保持一致,而不需要规定一个确切的特征集或解决方案。想象一下,一个团队正在构思如何帮助用户学习一个新的站点特性。“我们想要帮助我们的用户,就像老师的助手帮助学生一样——对于那些马上就懂的人,我们不会打扰他,但对于那些正在挣扎的人,我们会提供一步一步的指导。”

虽然团队中的某些角色将负责确定隐喻在产品中的确切体现,但是整个团队(从销售到管理)可以立即就体验的感受达成一致。随着项目的进展,这种共享的理解将成为一个重要的优势。

有形的工件

设计思维的一个关键原则是“展示,而不是讲述”。在整个设计思维过程中,团队产生了一些有形的工件:移情地图、旅程地图、故事板和线框图等等。

在实践设计思维时创建的工件具有广泛的团队效益,比如:

  • 促进复杂思想的可视化
    可视化是一种超越文化和语言的工具。使用图像可以减少对接错位的风险,因为这样做之后大家都有一个统一的视觉基线。这尤其适用于抽象概念,这些概念可能不那么直观,也更难理解。故事,线框图,原型,视频,甚至低保真模型都比文字更有可能成功地传达一个想法。
  • 为团队的共享词汇表提供一个物理字典
    工件代表了团队的组织记忆,并作为团队的固定的、持久的参考点。它们是团队词汇的物理表现,可以澄清进一步的歧义和误解。成员可以回顾并参考那些常见的图形部分,以确保他们没有偏离团队到目前为止构建的共同基础。
  • 建立团队凝聚力
    当团队有可以参考的具体结果时,他们就会变得更加紧密,更有可能认为自己是成功的,并更致力于合作。作为团队努力的一部分而产生的每个工件都被视为团队赢得的一个点,并增加团队的力量。

互相信任的团队文化

设计思维本质上是民主的:

  • 依靠跨学科、跨层级的参与
  • 平衡每个参与者的贡献,使所有的想法都得到平等的权衡
  • 支持发散的、特殊的思维

传统上,组织层级扮演着一个角色,它的想法和观点被听到。很多时候,公司使用“河马设计方法”(根据收入最高的人的意见做出决定),最响亮的声音或最高的排名获胜。在设计思维的过程中,团队成员使用便利贴记下他们的想法,没有人的想法更大或更响亮。当创意被贴在墙上时,它们的分量是一样的,而且是匿名的。这种方法给予内向者和外向者、老板和下属平等的支持。

在设计思维过程中,对创意的评价也是民主的。团队成员默默地阅读别人的建议,而不是被别人的想法说服或影响。接下来,参与者把贴纸贴在最能引起他们共鸣的想法附近。每个团队成员投出相同数量的选票。从那时起,这堵墙就变成了一张每个人都能看到的热图,得到最多票数的解决方案就会向前推进。因此,决策过程是公开的,并基于多数投票,而不是任何个人的意见。墙壁也成为有价值的有形工件,它记录了团队的历史和过程。任何人都可以瞥一眼墙壁,就可以理解团队的一致意见。

在民主决策过程中,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建立一个积极的、基于信任的团队文化,激励成员参与并表达他们的意见。它们还建立了期望,并注入了健康的协作实践,这为更好的未来沟通铺平了道路。

结论

设计思维的过程将团队成员聚集在一起,将他们集中在一个共同的、明确的目标上,而不是在分歧中浪费无尽的时间。在设计思维过程中形成的协作文化可以激励员工,提高工作满意度和保留率,并进一步增加富有成效的产出的可能性。

需要明确一点:设计思维的主要目标是促进创新和创造力,而不是建立强大的团队。但是,它通常被遗忘的好处之一是,它可以帮助建立一个强大的、致力于协作的高绩效团队所需的氛围。

原文链接:https://www.nngroup.com/articles/design-thinking-team-building/
翻译:马克笔设计留学
如果对于设计专业留学和作品集有任何疑问,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微信:13718574833,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