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来闲扯一下COVID-19 和 设计,从一个莫名其妙的角度。

· 世界颤抖了一下 ·

不知道大家是否和我一样,春节期间COVID-19气势汹汹让我们一脸懵逼,甚至动摇了一点点固有的人生观?比如灾难离我们很近,比如梦想多年的学校关门终于实现了,比如学校关门后却哭着喊着想要回学校等等。

这里,我想说的是,那些我们习惯了的如条条框框般的固有观念,就是我们生活的约束和限制。比如,3天假期算小长假7天假期算大长假14天以上的假期让人心驰神往;也比如,我月光族每个月就交个房租而已美股暴跌怎么会对我产生影响。

然而,COVID-19 让某些我们习以为常的条条框框变得软了,动摇了,甚至消失了。并且,当动摇和消失后,我们才反思到它们的存在。COVID-19 动摇了我们对于假期的看法、对于宅居的看法,动摇了我们对于经济的看法、对于美股和我们的看法。

我们的约束被敲打了一下。

这种约束动摇的感觉,让我们觉得有那么点懵、有那么点不自在、有那么点慌。那么,今天我希望把这种懵、不自在、慌移植到你的设计实践中。

· Constraints ·


对于正常遵循设计方法和理论体系的设计师来说,无论是来自上游设计定位和产品线定位到约束还是来自下游生产、包装、营销等方面的限制,这些影响我们设计的条条框框就是设计的 constraints. 而所谓的设计调研,就正是要找到这些现实的限制。

这些限制和约束,就如同我们站在地表,重力拉着我们、地面托着我们、大气压着我们等等,似乎不存在,但却无时无刻就在那里。也如同慵懒的周末我们抓着一小瓶啤酒倚靠在门框上或是沙发里那般惬意。重点是,有那个门框或者沙发。

· Idea & Inspiration ·

然而,这种因为有依靠有约束而来的轻松和惬意,到了设计这边,往往会被所谓的灵感飞扬、创意无限这种喧宾夺主的细微亮光而无情扼杀。

想想也对,就连做教程这种需要一点一滴积累和反复推演观看的内容,都已经无情的被几秒一个的抖音无情冲刷。想想也对,三体三部曲接近一百万字描述的宏大世界观与宇宙观,也可以被某些XXX分钟看完三体这样的UP主无情降维。

一个完整的设计流程自然需要一个坚实的执行步骤作为支撑,需要坚实的因果关系来佐证自己的推理,但也许你坚持了几个星期辛苦的工作,被你的同学一句“那你的创新点是什么?”给噎了回去。

并非所有的设计都有一句话说的清的“创新点”,而所有设计都应该有坚实的因果关系。

飘在空中的生活,叫科幻,而飘在天上的设计,叫概念。

那些看似精美无懈可击,一眼渲染图就要拍烂大腿惊呼精妙的设计,大部分时候就像地球生活失去了或部分失去了重力一样,都是人为有意或无意排除掉了部分约束带来的精妙,是一种只能够生存在被篡改了语境之后的精妙。

做个图片比喻:

图片出处: https://www.primogif.com/p/xT0Gqg4qNtvgQNBqvK
带约束的好设计

图片出处:https://bbs.hupu.com/32406222.html
精妙的概念设计

这个精妙超乎人力所及和地球约束的蜜汁暴扣,显得美妙的一无是处,就如同忽略了大部分现实限制的概念设计一样。

· 权衡与拉扯 ·

虽然大部分同学习惯把调研的结论定义为:设计目标,然而,真正的设计目标是应该在概念生成阶段逐渐清晰的。设计调研只能够把我们带向约束性的定义,举个例子:

用大家最熟悉的手机举例:

Spec 1: 续航久
Spec 2: 轻薄

为了简单处理,其他specs 我们选择性忽略,如果你的用户对于手机端要求是续航久,并且轻薄,你认为这时指向性的还是约束性的呢?

续航久意味着电池要大,电池要大意味着不能轻薄。于是,他们冲突了,于是设计师需要做出一个完整的权衡。这种冲突,基本上就是惬意下午的沙发或是门框,让我们实实在在能够框定设计的位置。

· 总结 ·

COVID-19 敲打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看到了之前似乎一直看不到的条条框框,那希望这个小文,能叫醒作为设计师的你,让你看到之前似乎看不到的约束。

文章作者:Natt
教学总监
拉夫堡大学硕士
辅导学生多次录取伦艺/罗德岛/帕森斯/爱丁堡/米理等名校

任何关于院校和作品集的问题
欢迎随时和马克君沟通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