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让我们看两张图:


图片: 小米AX3600 路由器
出处: 小米官网 https://www.mi.com/r3600

图片:2017款WEY VV7s
出处: Wekipedia https://de.wikipedia.org/wiki/Wey_VV7#/media/Datei:Wey_VV7_S_at_IAA_2017_back_IMG_0454.jpg

首先,小米和长城汽车都是我非常尊敬的公司,本文也没有任何调侃的意思,仅仅是以这两个跨度极大的产品来聊一聊产品设计而已。

小米这个路由器产品的产品设计语言并不很先锋,Asus 的产品其实一只非常张牙舞爪,但是如果你看到了小米这款路由器实体产品的话,就知道这种巨大体量下的夸张造型带来的视觉冲击。虽然严格说双频WiFi合计3600M带宽也并不是什么夸张的事情,毕竟马克笔工作室已经率先用到了RT-AC5300路由器,看名字就知道5300比3600多了1700不是吗哈哈哈。

之所以现在2020年了我依然找到了老款VV7的尾部照片,是因为我依然觉得老款上圆鼓鼓的四根排气显得非常霸气外露,这种大轮毂+多排气+小后窗的造型显得异常战斗,似乎马路上红绿灯前谁都不是对手。但如果你知道这仅仅是一台2.0T的机器,定位仅仅是家用代步SUV与性能毫不相干的话,这四根排气也基本上就停留在了视觉冲击的层面上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产品经理对产品的拿捏错了吗?

答曰,产品经理没错,谁不喜欢高性能呢,哪怕, visually.
只是作为用户的我们毫不自知而已。

这个现象,可以折射出一个设计师反思的地方:调研的边界

所谓“边界”,指的是调研的有效范围,如果三体智子锁定地球科学一般,我们亦需要一个锁定自己调研的范围界限。而这个界限,在我看来,从一个比较好操作和执行的层面来看,即是只调研事实不揣测假设。

我知道很多小伙伴会处于效率原因或其他正当的理由在调研过程中询问用户“如果一个新的设计有AAA/BBB/CCC这样的功能,你会喜欢或购买吗”,而往往受访者出于礼貌或面子或并不知道这些功能所带来的价格增加等原因给出一个令调研者满意的答案,而这种答案,往往会带着设计坠入深渊。

所以,调研只应该去调研已经发生、已经客观存在、目标用户的既有体验和经验,我们称之 Facts, 事实。受制于中文在逻辑方面的表达匮乏,我们中文第一语言使用者似乎没有分裂开Facts 和 Conclusion 的基础学术思维。而“调研”一词,也应该被对应割裂为调查和研究,它们也自然地把调研分成了如下两个步骤:

调查:获得 Facts
研究:推理 Conclusion

如果如上文字让你感到晕眩,那么记得一句话就好:调研更侧重于调,其目的只能是Facts.

毕竟,大部分时候,被调研的用户总是表达出一种貌似积极的倾向,没有人会站出来说我喜欢视觉上性能而内在无所谓这种人格分裂的取向,而事实是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分裂。如果我们简单粗暴找到用户说“你喜欢张牙舞爪7根天线或是2.0T配4根明晃晃的排气吗?” 我们往往会得到一个“我才不会像他们一样喜欢表面文章,真是土到极致”的答复。然而,每个用户都是他们口中“他们”的一部分。

推演一下,生活中大量大产品也存在着视觉上的张牙舞爪,比如:


图片: Aprilia GPR 150
出处: https://newgyaan.com/aprilia-gpr-150-specification/

Aprilia GPR 150,这么炸裂的造型,说它是公升级的大跑车你也许也会相信,但它只是150排量的小奶猫,比外卖骑士的小踏板也高不了多少。


图片: 芝奇 皇家戟 内存条
出处:https://news.mydrivers.com/1/604/604146.htm

如此金光熠熠的内存条+水钻,满满的高级感,然而对于性能提升,这些玩意根本没有任何卵用。

没错,我们就是悄悄喜欢却又不愿承认的矛盾体。
产品经理或是设计师,就是要抓到背后那个真实的用户。

文章作者:Natt
教学总监
拉夫堡大学硕士
辅导学生多次录取伦艺/罗德岛/帕森斯/爱丁堡/米理等名校

任何关于院校和作品集的问题
欢迎随时和马克君沟通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