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横的恒大足球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全新的足球场,整个足球场总占地约1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总投资超120亿元,可以容纳10万人观看。从效果图我们不难看出,整个建筑的设计概念来自于“绽放的荷花”。体育场的最终方案来自于美国的设计师Hasan.A.Syed,同时,据说恒大集团的老大许家印也亲自参与设计与修改方案。



从效果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体育场的外壳呈一个巨型荷花状,同时夜间通过灯光效果还可以变换出不同的颜色。当整个最终设计效果呈现在大家面前时,大家被这过于具象的外形和蜜汁土味配色所震惊,纷纷吐槽。当然从我个人而言,这个建筑的概念出发点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具体的设计语言上可能存在比较大的争议,很多人觉得丑,但也有不少人说挺好看。

说到以“荷花”为概念,恒大体育场并不是第一个用此概念的体育场。在杭州,奥林匹克中心大小两座体育场,一个足球场,一个网球场,均运用了“荷花”的设计概念。但出来的效果却是天壤之别,从水面看过去,杭州奥林匹克中心体育场就像浮在水面上的一朵白莲花,甚是优雅。

相似的概念,天差地别的结果。这里我们抛开甲方的想法,简单的来说一下设计概念在设计中的运用。在现代的设计中,大到建筑,小到产品,很多设计理念都源自于自然界的生物。但是,在如何将生物的造型以抽象的、具有审美的转化为设计语言运用到设计之中是设计中的最重要的环节之一了。我个人认为,好的概念应用应该做到神似或者意境相似,而不要过于具象化概念,这样最终的设计才具有高级感。

那么如何转化具象概念到抽象概念?我们应该从具象中总结其形态,剥离出其本质,找到其核心点,最终化繁为简,做到抽象化具象的设计概念,而生成全新的设计语言。在从概念到设计语言转化过程中,我们应该不断的尝试去用更加简单的几何形态去表达出设计概念。

我们再来看看上述两个设计案例,恒大体育场的最终设计从造型上来说过于具象,简直和真的荷花没有两样,甚至连花瓣上的条纹都做了出来。而杭州奥林匹克中心体育馆的设计中,花瓣的造型经过形态的抽象化和再构成,最终形成新的造型运用到设计之中,可以说是“神形兼备”的设计。显然这样的设计才是好设计。

下面我再举一个“栗子”,著名汽车设计师克里斯·班戈(Chris Bangle )曾经为宝马设计过其5系车型(代号E60),由于其经典的设计,被汽车迷们称为班戈宝马,或者鹰眼宝马。这代车型经典的设计来自于犀利、凶狠且囧囧有神的“鹰眼”车灯。宝马的品牌一直以运动著称,而凶狠的“鹰眼”可谓是整个车型的点睛之笔。这个车灯设计从造型上来说,可以说和真正的鹰眼已经有了较大的变化,但是这个设计却依旧很好的给我们传达出了凶狠,犀利的感觉,真的像蓄势待发的鹰一样,可以说是非常之传神的设计。

最后,我们再来一个经典的体育场设计收尾,那就是位于北京的国家体育场——鸟巢。鸟巢的造型一经面世,就受到了大家的好评。设计师以鸟巢为题,重新归纳总结了自然界中鸟巢的造型,用钢架编织的感觉营造出了“鸟巢由树枝搭建而出”的感觉,整个体育场的形态上也和鸟巢似像非像,最终成功的传达出了“鸟巢”的设计概念。

经典的设计都有其经典的设计语言和独到之处,平时多观察生活能让你有更多的灵感来源,而好的形态归纳总结及再构成能力则是一个设计师必备的职业素质。对于还在设计之路上的学生,你则应该重点培养自己在这一方面的能力,这样的训练在国外的设计院校中也是十分注重的,如果你想要继续出国深造,这一方面的能力也是他们所看重的。

以上就是由“恒大体育场”而引发的一篇闲聊文章,也欢迎在文章下面踊跃留言,说一说你的想法和看法。

文章作者:安冉
旧金山艺术大学室内设计硕士
空间方向教学主管,作品集架构与版面制作辅导主要负责老师

任何关于院校和作品集的问题
欢迎随时沟通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