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扫视单个单词的字体应该更大,宽度不应该压缩,并且应该是大写而不是小写。

我们的时事通讯的一位读者最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我们他的公司正在考虑在其网站上改用全小写字母,并询问是否有研究证明小写字母的优越性。

他的情况并不独特;事实上,这是“简化”字体这一更大设计趋势的一个症状,包括超薄、小字体、轻字体或薄字体——一个显著的例子是苹果iOS新版本中使用的字体。

这种简化字体的趋势与智能手机和智能手表等设备上越来越短的会话时间并存。手机上40%的会话都是微会话:它们持续时间不到15秒,通常包括快速扫视通知。智能手表的使用时间同样短,而且需要快速消耗信息。而诸如增强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等技术往往会将文本叠加在复杂的场景之上——能够快速扫视文本并在周围环境中进行操作,对于在这些设备上执行的许多任务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定义:扫视是指快速阅读短文本(通常只有1到2个单词)。

扫视通常发生在人们忙于其他复杂任务的时候,如快速查看智能手表,查看未来一小时的温度和降水预测(如“降雨可能性50%,20ºC),以在出门的时候拿一件合适的夹克。更重要的是,单独扫视1-2个单词与浏览一篇较长的文章是不同的阅读行为。

苹果手表上的天气预报通常是一目了然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全大写的文本支持扫视。但是,上下文很重要:在一个很长的标题或文本段落中,相同的全大写字体可能会降低可辨性。

为了支持微阅读,包括快速扫视短文本,我们需要创建(在各种光线条件下)高度可辨、并且易于阅读和理解的内容。哪些字体最适合扫视?这就是本文所探讨的问题。

可扫视的阅读和排版的研究

本·D·索耶(Ben D. Sawyer)博士领导的麻省理工学院(MIT)的Agelab/Clear-IP研究员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字体大小、大小写和宽度是否会影响识别单词的速度。研究人员向参与者展示了用不同字体显示的字符串,并测量他们识别这些字符串是单词(如“spindle”)还是非单词(如“mindle”)的速度。(这项任务被称为词汇决策,在认知心理学中被广泛使用。)

他们研究的自变量是:

  • 文本大小:小(3mm)或大(4mm)
  • 文本大小写:全大写或全小写
  • 文本宽度:压缩或规则

因变量本质上是对阅读时间的测量。

在所有的案例中,他们都使用Frutiger字体,因为它在之前的排版和易读性研究中表现得非常好。

研究中使用的Frutiger字体的一个例子,显示了在所有测试的不同条件下的一个伪单词(压缩的、规则的、全部大写的、全部小写的,以及在参与者的屏幕上分别为3mm和4mm高的两种不同字体大小)。在以前的研究中,Frutiger在易读性方面胜过许多其他字体。注意:每个参与者只在其中一种情况下遇到了每个(伪)单词,但在整个研究过程中都接触了所有的情况。

更大、更宽和大写的文本优于更小、更窄和小写的文本

研究小组发现,对于可扫视的阅读,文本越大越好,不考虑增加的维度:

  • 大字号优于小字号。
  • 规则宽度优于压缩宽度。
  • 大写优于小写。

所有效应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虽然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知道越大的文字越容易辨认,但这项研究表明,文字的宽度和大小写也很重要。小写字母比大写字母需要多出26%的准确阅读时间,压缩文本比普通文本多出11.2%的阅读时间。大小写之间也存在显著的交互作用,这表明小写字母的负面影响会因小字号而加剧。

该研究的结果(测量每个参与者在每种情况下的最后20次试验的中位数时间,以达到80%的准确率)表明,更大的文本大小、大写文本和常规(vs压缩)宽度都能更快地阅读。时间越短意味着越好。

这些结果表明,占用较大区域的字符(无论是因为字体大小、宽度还是大小写更大)在单独快速扫视一两个单词时更容易阅读。然而,这些发现并不一定适用于扫视或阅读较长的文本。我们通常不建议在用户阅读多个单词的较长段落时使用全大写文本。当用户扫视较长的段落或阅读完整的句子时,全大写的文本确实会降低可读性,造成更大的字母混淆。

将这些发现应用到你的设计中

作为交互设计师,我们很容易忘记,人们不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我们的产品上,也不会在中立、安静的环境中使用它们。他们经常分心,压力大,或者一心多用。即使在不太理想的情况下,清晰易读的排版设计也可以极大地帮助用户。例如,虽然我们都知道开车时使用智能手机是危险的,但我们也知道用户无论如何都会这么做。虽然自动驾驶汽车可能有一天会让我们从必须盯着路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让我们能够在开车时无限制地扫视智能手机,但我们还没有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能设计出能够快速、轻松阅读重要文本的移动应用程序(如GPS导航),我们就有可能拯救生命!此外,在增强和虚拟现实环境中,上下文快速变化,根据上下文显示信息将需要易读、可扫视的文本,使用户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周围的世界。

以下是一些应用这项研究的关键方法:

  • 对于任何需要扫视的内容,都应该使用更大的字体。
  • 对于任何需要扫视的内容,都要避免使用全小写的文本。
  • 在多种变体中使用更大的标题文本。避免标题和题目全小写的新趋势。
  • 避免使用压缩字体或细字体,特别是那些可能会在令人分心的环境中使用的应用程序(如GPS导航)。
  • 对于呈现给用户的通知、祝贺和反馈,使用较大字体的各种非压缩变体以提高快速可读性。避免全小写。
  • 特别是在使用小字号(以及本来横向高度就很小的字体)时,要避免全小写字母,因为小写字母和小字号的组合会加剧这两个属性固有的问题。

全大写可读性和本研究的局限性

此时,你可能会问:如果这项研究表明全大写优于小写,为什么我们不建议你使用全大写文本呢?这项研究真正表明的是,当你从句子的语境中孤立地看一个单词时,大写文本更容易辨认。事实上,更大的小写文本(4mm,字体与3mm全大写文本的高度大致相同)的表现与全大写非常相似。这些发现表明,对于扫视的可读性来说,无论大小写如何,越大越好。巧合的是,在Frutiger字体在这项研究中,小写字母的大小大致是其对应大写字母的¾,这使得4毫米小写字母与3毫米大写字母大小大致相同。

很多传统的排版理论都关注于小写字母的上伸部和下伸部如何引导眼睛,并提高可读性(通过使字母之间的区分更容易)。事实上,这项研究的作者承认“大写字母更容易出现拥挤和字母混淆”。传统的研究(特别是Miles Tinker在60年代对印刷字体易读性的开创性研究)表明,全大写字母比大小写混合的字母更难读(和易读),所以从表面上看,这项研究似乎与这些旧的发现相矛盾。然而,这并不是第一个表明全大写的文本可能有可读性优势的研究,但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如非常小的字体大小,和横向高度小的字体)。就目前而言,这些研究并不一定会颠覆几十年来的印刷理论和认知研究;它们只是表明,对于较小的字体大小,全大写可以减少小尺寸文本在单独显示单词时出现的易读性缺陷。

这项研究的主要局限性之一是,它没有研究首字母大写的混合大小写单词。这项研究也没有考察传统句子中的单词,它只考察孤立的单词。句子中的上下文是可读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理论上,易读性差的影响可能随着上下文在句子中的积累而减弱。

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就像我经常在用户体验交付研讨会上谈论可用性研究结果时所说的,好的研究回答了一些问题,但也提出了更多的新问题。当然,没有任何一项单独的研究能说明全部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最明显的是,测试混合情况下的条件(比如首字母大写)将是研究的下一步。理想情况下,未来的研究将着眼于其他字体,包括衬线字体和无衬线字体,并改变其他字体特征,如跟踪、字距和粗细。最后,通过研究上下文中(例如在现实的阅读场景中)的字体变化,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些易读性影响对可用性的影响程度。

结论

为了使非常短的文本(只有几个单独的单词)可扫视且快速可辨,字体越大越好:无论使用较大的字体、大写还是常规宽度的文本而不是压缩文本。但是,对于较长的段落(如标题、副标题和完整段落)不建议使用全大写,因为仍然可能存在可读性缺陷。

原文链接:https://www.nngroup.com/articles/glanceable-fonts/
翻译:马克笔设计留学
如果对于设计专业留学和作品集有任何疑问,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微信:13718574833,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Leave a Reply